來源:齊魯網作者:我來說說複製鏈接2014-09-25 09:02:09 [提要]前不久,青島女白領瞿某收到了這個來自境外的郵包,小瞿剛簽收,就被海關緝私警察給控制了,帶上了麵包車,這是怎麼了呢?

  民警截獲境外包裹(視頻截圖)

  緝毒犬在認真工作(視頻截圖)
  齊魯網9月24日訊(記者袁超)前不久,青島女白領瞿某收到了這個來自境外的郵包,小瞿剛簽收,就被海關緝私警察給控制了,帶上了麵包車,這是怎麼了呢?
  據山東廣播電視臺衛視頻道《調查》報道,這天,當哈瑞斯的鼻子一靠近小瞿包裹,它馬上一屁股坐在地上,死死的盯住了包裹,這是緝毒犬特有的報警姿勢,果然,海關緝私警察在包裹中找到了毒品,並且將領取包裹的小瞿給抓獲,那麼,這個小瞿到底是什麼身份,海關緝私警能否順藤摸瓜,抓到郵包背後的國際販毒團夥呢?
  在當天的例行檢查中,一個入境郵包,引起了青島海關緝私民警的註意,包裹是從東南亞某國郵遞進境的,風險分析顯示,郵包有夾藏毒品的嫌疑,郵包申報品名為制衣布樣。看外表不過是普通的外貿樣品,通過X光機查看也沒有發現異常。
  緝毒犬哈瑞斯身後是他的訓導員李中立,一旦海關的緝私民警偵辦涉毒案件,李中立和哈瑞斯都要到場,現場鑒毒。哈瑞斯一旦嗅聞到已死毒品的氣味就會蹲下,這是一個標準的示警動作,看來郵包的確藏毒,而郵包背後的國際販毒團夥也隱約可見。
  那麼,如何才能順藤摸瓜打掉境內的傳遞鏈條呢?粗略判斷,郵包藏毒的數量不大,很可能時間“探路”的,倘若不驚動毒販,他們或許會投遞數量更大的毒品進境,緝私民警決定“經營”一下,這條線索 放長線釣大魚。緝私民警在瞿某簽收郵包時將其控制,收件人瞿某在青島從事外貿工作。瞿某一口咬定國際郵包只是她代人接手,接下來還要轉寄出去。警方懷疑,瞿某真的不知情,境外毒販通過郵遞方式從境外走私毒品,案件出現了南案北移的情況,從南方向北方的口岸轉移,毒品走私進來之後再通過國內的郵遞渠道,最後再轉寄到廣州。
  最近幾年,借助郵遞方式的進境毒品走私案,浮現出“南案北移”新的特征,也就是說,國外的毒販直接將郵件寄往北方的城市和口岸,想利用北方口岸接觸毒品案件相對南方來說比較少的特點,來鑽空子,由北方的聯絡人接了郵包,再從內陸轉寄出去,這個郵包上的諸多細節,暗合這一特征,莫非瞿某實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幫毒販代收了藏毒郵包,通過網上部分都是一些女網友,通過QQ聊天,以合作進出口貿易來搭訕,許諾可以提供一些國外客戶、禮品、金錢,利用一些感情上的因素,欺騙網友。讓網友達到幫助郵寄走私毒品的目的。
  通過警方瞭解,這郵包里藏匿著毒品,做外貿的白領小瞿她並不知情,這個郵包,她是幫一個網名叫做里奧的網友代收的,里奧給小瞿說,他不在國內,請她收到郵包後寄到一個廣州的地址,在網絡上,海關緝私警假扮小瞿和里奧接觸,告訴他郵包已經收到了,意圖引蛇出洞,果不其然,一個月後,同一發件人沒發現什麼風吹草動,於是再次投遞了郵包,那麼這一次,會怎麼樣呢?
  同一發件人再次寄出郵包,緝私警趕到快遞公司查驗,郵包申報的品名是“線軸”收件人英文名“謝莉”(Shelly),是名女性,不出意外,這位謝莉同樣是做外貿的女白領,同是幫身在國外的“外貿伙伴”轉寄樣品,但讓在場的緝私警頗感疑慮的是,這包“線軸”樣品,不管是過X光機,還是眼看手捏,都沒有藏匿毒品的跡象,難道它並不是期待已久的大魚嗎?
  緝毒犬哈瑞斯和他的訓導員李中立到達現場,哈瑞斯嗅聞之後,再次做出示警反應,根據犬只的情況,現場的指揮員建議是破壞性拆除,檢查。當拆除後,擺在眼前的是大批的毒品。警方疑惑,毒販採用何等狡猾的手法,包藏了毒品,居然連X光也能騙過呢?
  打開之後發現在線軸的軸體上,是用衝壓方式,將海洛因粘到上面,海洛因變的很硬,不像平時中的海洛因是粉末狀的,而且外面有兩層保鮮膜密封,然後外面在纏上線軸,海關緝私警從郵包里,發現了845克海洛因。警方又從收件人謝莉處,獲取了郵包的轉寄地址,同樣在廣州,還是網名里奧的神秘人,緝私民警轉戰廣州,順藤摸瓜將毒販抓獲。這起跨國販毒案,先後兩次繳獲毒品總數超過1000克。
  破獲過程中,緝毒犬哈瑞斯立下了大功,它迅速判斷嫌疑郵包是否藏毒,給緝私民警採取進一步的行動,提供了可靠的依據,為了確保在實戰中,“犬”到成功,做出及時準確的判斷。平日里呢,哈瑞斯每天要接受各種嗅聞訓練,同時,去機場,港口對進出口國境的航班船隻,進行常規檢查。緝毒犬哈瑞斯做起工作來,那是兢兢業業,辛苦得很。
  對緝毒犬來說,訓導員李中立就是它的主人,也是教練員。哈瑞斯每天都要接受嗅聞訓練,在緝毒犬馴養基地的大廳,李中立和助理老申擺上兩排行李箱,這樣看上去,和機場感覺很像,哈瑞斯識別出了毒品,李中立馬上跟哈瑞斯玩起了奪毛巾,這也是訓練的一部分。原來,這叫拔河,在訓練的過程中,這是李中立對哈瑞斯的獎勵,而類似的游戲就構成了訓練。
  2008年李中立從中國刑警學院警犬技術專業畢業,凡和警犬技術有關的常識,他就是行家,哈瑞斯是一條拉布拉多犬,海關緝毒犬一般都是用拉布拉多,還有部分是金毛獵犬,比較溫順的犬,對人沒有什麼攻擊性,因為旅客中有青少年,老人和兒童。犬只不允許攻擊人和過激動作反應,避免驚嚇到正常旅客通行。
  緝毒犬訓練基地需要選在僻靜的城郊,保證犬只得到充分的休養,現在,李中立負責馴養兩隻緝毒犬哈瑞斯5歲,威龍3歲。李中立一個人要帶它們兩個,真是夠忙的,去年,50多歲的老申從基層公安機關調過來給李中立當助理,訓練時搭把手,去機場的時候幫著拿一拿嗅源。也減輕了李中立不少負擔。
  2010年8月,在海關總署的緝毒犬培訓班,李中立見到了1歲的哈瑞斯,一起接受了40天培訓,通過考核後,李中立把哈瑞斯帶回青島海關,每天訓練、執勤,碰到涉毒案件就一起協助破案,已經是5年的親密戰友了。
  在緝毒過程中,海關緝毒擔負堵源截流的任務,青島流亭國際機場是哈瑞斯和威龍最重要的工作場所,每天,數十家國際航班在流亭機場起降,哈瑞斯和威龍不定時到機場做巡檢,李中立和它們跑了兩個來回,沒有任何發現。其實這是他們工作常態,大部分的行李都是沒問題的,就在這時,哈瑞斯發現可疑一個箱子,在旁邊示警,其實,這個可疑箱子是李中立故意放的,因為工作時間長,要給哈瑞斯調整下興奮度,這樣會讓它提高自信心,更主動的去搜索。(視頻來源:山東廣播電視臺衛視頻道《調查》原標題:
創作者介紹

保濕

ah02ahwy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